要是刚进高盛那会儿懂这些就好了

作者:James Chapman
当我本科毕业时,没能遇到银行的招聘机会,但我去读了研究生。MBA(美国东北地区的一家非常春藤私人名校)毕业后,通过校园招聘我进了高盛,到现在已经干了五年。以下是我希望自己工作第一天就懂的事。
对有志向的银行家而言,干两年的分析师有必要吗?
在你简历上拥有这样的银行圈经历对职业发展是个重要跳板。如果你做了两年的投行分析师并获得了经验,你就能继续走银行这条路,或者用它作为转行的重要经历写在简历上。
话虽如此,但行业稍有了变化。现在这种两年的银行圈或咨询圈的分析师经历不再比中小企业的工作经验重要。两年分析师要么是为了继续往上做,要么是做点别的,比如跳去买方。如果你想成为银行家,那这条路可以选。如果你想去做金融,那么在中小型企业的工作经历比在普通银行上班更有价值。
做过编程或技术培训的人正变得更受重视。对我而言,做银行分析师学的东西要比做技术获得的技能更容易,而且后者在高盛这里和其他大银行正变得更受青睐。我并不是说你只要做了两年的技术工作就能被银行招去,而是两年的分析师经历不像过去那么重要了。
我跟高盛愿意做新人导师的同事聊过,他们说如果你想走非常传统的投行职业发展路径,那两年是个前提—两年的分析师项目经验极其关键。但如果你想做业务发展、技术、运营或其他非传统职业发展路径,像我一样做点稍微不同的事,那么这就不是必须的。话虽如此,不论何时你想走少数人走的路,都可能会遇到更多阻碍。你得为遭遇挫折做好准备。
找到导师、建立人际关系网
职业发展道路上走得越远,导师就越有影响力。从高管中获得指导、和同僚前辈建立重要的人际关系网显然很重要,因此你得知道要尽早开始行动。你需要找到一位导师,不必在上班的第一天,但这必须排在你日程表上方。
高盛比较关注的是—在各方面都做到最好的。找到在你所关注的领域能帮你成为第一的那个人。在金融服务行业,大多数人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比如,有许多人建模非常擅长。在第一份工作的开始,找到不同层级的导师、确保自己能建立关系、并且把这件事和你的日常工作同等对待。在银行和某人喝30分钟的咖啡或者熟络熟络关系并非是要你从工作中抽出时间,而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对分析师和经理这很难看到,但社交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要和资深合伙人有30分钟的说话时间很难,但有些MD却很乐意跟你聊天。要实现这点的办法就是通过社交活动。用你的人际关系网拓展新的人际关系网,和认识他们的人去聊聊。如果你是由某人推荐介绍来的,他们会很乐意抽时间见你,一位跟某MD有交情的VP说。如果这人把你推荐给他们,那么这能为你打开对话的门路。对高管而言,不想见没必要见的小兵不是重点,而你必须通过自己的人脉跟他们对上话—有推荐人在就更好说了,“嗯,或许我该抽30分钟来和某某人聊聊。”
建立同级、高一级、再高一级的人际关系网。随着职业道路的上升,通过和VP建立关系,或许在你成为VP时这人就是高级VP或MD了。要和同僚以及级别高于你的人建立关系。
银行圈VS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老实说,我考虑过离开银行圈去创业公司,很可能是金融科技公司。这两方面各有优缺点。
一个考虑因素是钱。如果你在高盛这样的公司,那不必担心缺钱。虽然有预算在,但我们能够在限制不多的情况下建立一个新平台。我的意思是,我们有机会在有节制的情况下建立平台,而无需马上实现收入或盈利。我们必须关注做出能够生钱的产品,但这是从长期来看的,所以我们能够关注的事和一家初创公司关注的不太一样。
像Lending Club和SoFi这样的公司现在面临监管麻烦,而且他们必须担心怎么挣钱、怎么立马向股东返还价值。
在高盛,一个单独的项目或提案并不会成就或摧毁公司,因此与其在短时间内急匆匆地建立平台,我们能够不急不忙建立起一个适当的平台,确保必须的基础构架一切到位。
同时,还有你或许没有想到的便利之处。如果你去了小公司,或许会没人帮你,所以一旦出现麻烦就得自己想办法。如果去的是中小型公司,那里或许有技术团队你私下认识,他们或许能够帮到你,但我想说的是去小公司的是某些特定类型的人,这些地方并没有你在大银行已经习惯了的基础设施可用。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员工要准备好二选一:要么自助和身兼多职、要么享受已有的基础设施和支持、只用关心发产品。
从报酬角度而言,这是个风险导向型的计算。在大公司风险小,但要获得丰厚报酬需要的时间更长。在大多数金融服务公司,一旦身处高位,那挣钱就会很多。大银行的公司结构就像金字塔一样。如果招了100个分析师,那最后能有几个当上MD呢?在高盛,或许一两个,但VP的报酬也不少。相比加入初创公司,这条路风险更小但竞争更大。
本文是一名高盛员工以假名发表的一篇文章。詹姆斯·查普曼(James Chapman)为化名。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