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多钱少的新金融岗位

当2010年Fred Erhsam来到高盛做G10外汇交易时,他因为部门支付的固定工资给吓了一跳。“算法那会儿就是世界老大,但我却被招来做人工交易,”最近他对前贝莱德的MD、现在转型做心理学博主的Khe Hy说。那会儿高盛明显应该增加算法交易员岗位、削减人工交易员岗位,但却没这么做,而且Erhsam又不在高位没办法实施变革:“21岁的你很难发泄这样的情绪……交易员和工程师曾被视作二等公民。”

迷之微笑:金融这碗苦逼面

前几周被《深夜食堂》的各类吐槽文刷屏了。尴尬扑街,做作浮夸,还是暖心治愈,都不想再重复追热点去评头论足。折回到现实生活中,还记得“关灯吃面”的故事么?“今天回到家,煮了点面吃,一边吃面一边哭,泪水滴落在碗里,没有开灯……”化悲痛压力为食欲,寂寂深夜来碗面对谁来说都是一种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