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砸了”金融科技,现在我用周末加紧回归

作者:Simon Mortlock

自从加入第二故乡香港一家金融科技初创公司以来,Medhy Souidi已在银行圈干了有4年。

“我大多数香港做金融的朋友说他们绝对做不了我做的事,”这位法国人说。“在大型银行上班有一份稳定不错的收入对他们而言要承受太多虎妈式的压力。”

Souidi去年五月从东方汇理财富管理辞掉了基金管理顾问一职,加入了XNotes Alliance区块链公司担任研究、战略和沟通工作。

但是尽管还会偶尔为这家公司做些咨询工作,他作为全职员工的任期却不长—一月份Souidi回归银行圈,去瑞士家族银行联合私立银行(UBP)当了一名合同工。

“你可以将我的第一份金融科技工作看作失败案例,它没能让我挣到钱,我不得不做现在这份工作来付房租—香港的生活费并不低,”Souidi说。“但在创业公司呆过几个月后,这让我实在更想尽快回到金融科技圈。”

为什么这个几乎让他仅仅能勉强糊口的行业还那么吸引Souidi呢?“老实说,在XNotes Alliance的六个月学到的技能比我之前三年在银行业学到的还多。”

“作为一家大银行的初级员工,主要的事情就是花时间把经理交给你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做完。但在金融科技那儿,你的主动性更强、能在更广阔的商业领域储备知识。”

“在银行工作中,我的经理一般会拒绝我提议的企业项目。但心底里我是个企业家—这就是为什么金融科技吸引我的原因,”Souidi说。“大银行把你装进盒子里,你的老板的老板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除非你犯错。”

Souidi现在将其几乎所有空闲时间都放在通过参加社交来金融另一家香港金融科技公司上。

“周一至周五我从上午八点半工作到晚上七八点。然后我常常和金融科技圈的人开会到9点—在香港这种社交方式实际上很简单。这里有夜猫子文化,大多数人工作上走得很近,”Souidi说。

“我周六的时间也花在金融科技上—如果想进这一行就得做出牺牲。大多数人并没有准备好这么做。”他补充说。

更具体地说,Souidi为香港一个名为Metta 的“企业家俱乐部”做自愿者和自由职业的工作,这个俱乐部会定期举办金融科技类的聚会。

“如果你想来Metta参加活动,我是联系人。我帮助组织领导力早餐和其他活动,检票和欢迎大家。近几个月我都在做这些事,由此我真正拓展了在香港金融科技圈的人脉。”

“现在更多的人认识了我,春节假期也结束了,我希望在近期能遇到一些实实在在的机会。”

长期来看,Souidi想开创自己的金融科技公司。

他说他在Agence Française de Développement–一个为发展中国家的项目提供资金的法国政府机构—工作的一年,让他对普惠金融产生了兴趣。

“我想创建一个帮助贫穷国家的人们进行小额转汇的金融产品,”Souidi说。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