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银行家想提高普通话,于是他们找到了我”

作者:Simon Mortlock

“如果一家香港银行的面试官想知道你的中文水平,他们不会问‘你普通话有多好?’,” Business Mandarin语言培训公司负责人Vienne Lee说。“他们只会问像‘你能比较下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吗?’这样的一般问题然后看你如何很好地用普通话来回答。”

自20世纪90年代末公司成立以来,Lee给自己设定的主要任务是提高J.P摩根、高盛、摩根士丹利、汇丰、瑞银和黑石等公司的香港领导的普通话水平。

去年,随着香港外资银行裁员以及中资公司不断招人,Lee发现来寻求就业帮助的失业金融人士数量有所抬头。

“我们也在和更多离职前在带薪休假或打算自己开对冲基金、家庭工作坊的银行家合作,”她说。“我们提升其在金融行业普通话的交流技能,并且教他们如何建立人脉和参加面试。”

但普通话不仅是只在找工作的时候重要。Lee的公司主要关注金融服务、客户也大多是VP及以上级别,她帮助银行家在工作上表现得更好。

为了剔除那些没有彻底想认真学习准确运用普通话的人,她首先会评估他们是否真正需要语言技能来做好工作。“你会定期接待高端中国客户吗?你在中国市场上的资产配置如何?还有你需要和内地政府高官谈话吗?”

Lee的普通话小组工作坊针对金融服务的几个领域—包括兼并、上市、私募和债务资本市场—但她说资深银行家通常想要一对一辅导。

“我最近一个澳洲客户,想用中文完成一个面对170人的开幕演讲—演讲进展得很不错,所有该鼓掌的地方都有掌声,”她说。“如果你能够从零基础到对中国观众进行演讲,也向同事和客户表现出了对在中国做事的决心。”

“另一位资深人士需要学习Lee克强总理的中国债转股改革。我们辅导了他有关改革的术语以及跟政府代表会面时的正确谈话方式,”她补充说。

香港的银行家去大陆时,他们的市场知识以及交流方式和词汇语法同等重要。

“我们会调查你去开会将要或者也许会遇到的人,那么你就能把谁是谁记住—在中国金融圈做事那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她解释说。“我们还会教你金融行业的各个趋势以及像‘五年规划’这样的政府举措。”

做中国业务但住在香港的外国金融人士—无论是一无所知的新手或是已经会些中文的—占据了Lee约60%的学生人数。

其他20%是说粤语的香港人,他们书面中文不错,但想提高自己的普通话发音。“第三,我们还教海外华人,他们在家会说一点基本的中文,但没法在中国的金融圈开口,所以在尽调、建模、估值等领域需要一些专业术语帮助。”

无论其背景如何,大多数银行家觉得学普通话很有挑战。“有时候他们没有足够时间来上课和纠错。而金融术语又有一箩筐,语音语调和语法都很难,”Lee说。

她还会帮助外国人来适应中国不同的PPT演进方式。“比如,他们常常认为有必要在演讲开始前讲个笑话贬低一下自己,”Lee说。

“但在中国你得向人展示你就是老板—特别是第一次做PPT演讲的时候—不然他们是不会将你视作工作榜样的。当我们在辅导的时候,我们会给他们看中国公司和政治领导的演讲,”她补充说。

Lee说她总是对汉语充满了“激情”。在1998年组织了金融会议之后—正好在中国收回了对香港的主权后不久—她意识到普通话将在她的城市变得越来越重要。

“这些会议把我和金融行业的1000多人联系在一起。我看到了市场空缺:银行家针对自己工作在技术层面用普通话进行演讲展示、业务推销以及面试等技能的提高,”她说。“为了拿到中国业务,你得了解中国—无论是语言还是文化。”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