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资银行的生活:“我不交易;我只写乏味的业务计划”

 

作者:Cal Wong

中资银行今年一直在录用香港全球性企业解雇的人员,但假如你正考虑跳槽到一家大陆企业,不要指望可以实现顺利的转变——随着交易的增加,在工作时间会极其劳累,而官僚作风可能令人窒息。

中资银行一直以削价竞争的方式对付西方对手,以从扩张中的本地企业赢得更多业务。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头九个月,中信证券和华夏证券是除日本以外的亚太投资银行中收入排名最高的两家公司。

跨国银行——最近的是高盛和美银美林——应对的措施是削减香港的前台岗位,这就在该市为中资银行新建了可以从中招贤纳士的人才库。正如我们上月报道过的,中资银行里近20%的相关员工都有在跨国银行的工作经验——而这个数字现在看来很可能还会增加。

不过,虽然过去加入香港的中资银行意味着工作时间减少,但是现在它们的银行家却在加班加点撰写枯燥乏味的‘投标申请书’ (RFP)——赢取大陆新客户的投标文件。

“竞争十分激烈。为中资银行效力的最大区别是,我们并未不停地处理现有交易,大部分的夜晚都用来准备业务发展规划和投标申请书了,”香港中国光大证券(China Everbright Securities)的一名副总裁表示,“等到该写投标申请书的时候,所有计划又取消了。”

如果你加入香港的中资银行,你还必须应对与西方企业截然不同的企业文化。

“组织结构的等级更加分明,营运系统也许不如它们的全球性同行那么先进,这可能会增加决策过程中的运作周期,”香港中国交通银行(BOCOM)的一名高级副经理表示,“不过那样也留出了改进的空间。”

中资银行的团队多元化特征也不那么突出,我们与之交谈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绝大多数银行家不出所料地来自于大陆或香港——来自其它市场的人员寥寥无几。

不过,如果你加入香港的中资银行,你将遇到的变化并不都是消极的。

“决策过程有时候可能感觉缓慢,但却存在着一种企业家精神,因为各个岗位所受的限制少得多,”一位在巴克莱银行今年早些时候裁撤亚洲员工之后转投中资银行的主管表示。

尽管你的底薪可能不如在跨国公司那么高,但中资银行最近将它们的奖金与业绩更多地挂钩。

“由于资金约束更少以及它们对增长的追求,总的薪酬福利待遇可能优于西方和银行,”这位巴克莱前银行家表示。

然而,中国企业的文化并非明显地金钱至上——银行家们表示,他们多数同事的职业决定更多地的是出于工作稳定的考虑。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