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CFA协会总裁:考CFA永远不嫌老

 

作者:Florian Hamann

施博文(Paul Smith)于今年1月就任CFA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于2012年加入CFA协会,负责领导其不断增长的亚太区业务。他仍在经营着自己在香港的对冲基金Asia Alternative Asset Partners。他拥有超过30年的基金管理业经验,尽管他在15年前才完成了自己的CFA考试。本月初我们在法兰克福的CFA大会上向他提了几个问题。

问:CFA正日益成为金融服务行业的一个标准资格,但却不会带来加薪或晋升……?

施博文:……这是你接受CFA教育的唯一原因吗?

问:但是,如果它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几乎没有任何影响,那人们为何还要参加CFA课程?

施博文:它是有影响的,但这未必是参加的唯一原因。你参加的原因是要让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你希望通过把工作做得更好,最终让自己的职业生涯更好,并获得更多的薪水。但是,你不应该因为想获得更多的薪水而参加CFA课程。你参加的原因应该是,你想对你正参与其中的领域了解更多。并不是说这种教育本身让你成为了一个比我更好的基金经理,它涉及的是你作为一个人的一切。它要表明的是,你要全心投入你的事业,你要重视知识和专长,要准备花时间获得它们,你得有道德,得把客户的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上——这些才是CFA的真义。这并不是说:因为我是CFA持证人,所以我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或得到了更高的报酬。

问:一位年轻的专业人士可以选择攻读金融硕士、MBA或CFA课程。为什么CFA课程比MBA更好?

施博文:(CFA)不一定比MBA好。这取决于你的兴趣所在,以及你希望在哪个领域度过你的职业生涯。如果你有志于投资管理,那么你应该参加CFA课程。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也许MBA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因为它面向的是更广阔的商界领域。CFA课程为你更深入地打开了投资管理世界的大门。所以,除非你有志于投资管理,否则不要参加CFA课程。

问:但是,如果你想在管理领域有所作为,MBA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

施博文:我们不教授企业管理能力。选择哪种课程要看你处在职业生涯的哪个阶段。MBA是一种广泛的商业训练。我是一名合格的会计师,对我来说,会计师培训是一种广泛的、比MBA更好的商业培训,因为MBA课程是在教室里完成的,会计师课程是在工作场所里完成的。所以,我先学习了会计师课程,然后我对投资管理有了热情,于是我又去上了CFA课程。你怎样加强基本商业技能要取决于你职业生涯的发展状况。

问:学生们已经可以开始参加CFA课程。你会建议人们尽早开始参加吗?

施博文:是的,当然要尽早。如果你在做学生时就对投资领域感兴趣,那么CFA就是一个应该拥有的很好的资格。

作为一名大学生,你只能参加CFA一级的考试,不能考二级和三级。一级考查的是你作为一个投资专业人士在职业生涯的开始阶段应该知道的知识。所以,你可以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获得这种资格,但随后你必须走出校门,去获得相关的工作经验,并通过另外两级的考试,成为一名CFA持证人。

问:……什么时候算是年纪太大不能参加CFA了?

施博文:我参加考试的时候都40岁了。

问:英国计划进行全民公投,以决定它在欧盟的未来。如果他们放弃欧盟成员资格,那将对伦敦以及法兰克福、巴黎这些欧洲大陆金融中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施博文:当我在欧洲大陆旅行时,我的感觉是,欧洲人对英国过去十年的态度已是相当厌烦。当我就此询问欧洲不同国家的持证人,我得到的回答经常是,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要么留下,要么离开,不要再纠缠不清。我认为公投是非常积极的一步,因为它会对这个问题给出肯定或否定的答案。如果英国离开欧盟,那么这对法兰克福显然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它明显是欧洲金融力量最集中的地方。这可能是欧洲看待自身的一个更为连贯的模式。不过,我不相信英国人会通过公投退出欧盟。

问:但这对伦敦会有什么影响?许多国际银行利用伦敦作为其欧洲的枢纽。他们已宣布削减驻伦敦的团队和工作岗位数量,并将之迁往欧元区。

施博文:伦敦将成为一个分为两层的市场。它仍然有着与欧洲、北美和亚洲齐平的国际地位。但退出欧盟将削弱伦敦的地位,因为显然每家驻伦敦的金融机构都是亲欧洲的。法兰克福和其它欧洲金融中心将受益。就像瑞士在欧盟之外自有其未来一样,身处欧盟之外的伦敦也将有其自己的未来,只是不那么光明而已。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