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下半年各行的招聘与裁员计划

作者:Sarah Butcher

大多数大型银行目前已公布了二季度业绩状况,并对下半年战略重点进行了讨论。那么,哪家银行会招人、哪家又会裁员?针对的岗位是哪些?以下是你必须知晓的部分。

美国银行:依然在投资技术部、都柏林和芝加哥即将开始新招

美国银行上个月公布二季度业绩状况的时候并未搁置其招聘计划。这家美资银行业绩表现一直不错,但没有什么特别计划为其投行前台业务特定领域招兵买马。诚然,这家集团公司整体而言在以每年1亿美元的速度执行降本。不过对于技术这块,这家公司将会有持续的大笔投资,其首席执行官Brian Moynihan表示此项部署目的在于协助销售团队:“我们用了人工智能来帮助确定销售工作的轻重缓急。”

美银美林也会在都柏林招人,尽管要到2018年才可能会有结果。这家银行目前在爱尔兰首都拥有700名员工,但英国退欧之后,都柏林将被定为公司的欧洲大本营,“必然会招更多员工”。美银美林说都柏林总部会要从伦敦搬来的人,也会从本地招聘。美国的芝加哥公司也在招人,那儿正在建造一幢51层高的办公楼。不过情况还是一样,不会立马招人,但未来几年会有几百人的招聘。

巴克莱:换新的首席执行官?在美国将有新的宏观交易团队?

巴克莱今年夏天的真正问题在于其首席执行官Jes Staley任期还有多长。随着英国金融管理局针对Staley接发内部举报人身份的调查消息不断,有强烈呼声让其走人。不过他本人倒是没有任何离职的表示。巴克莱投行部的人都会希望他继续留任。不然的话,巴克莱可能会在三年内第三次更换首席执行官。

更有看头的是,上周Staley表示巴克莱的“改制已经结束”。这是好消息,但投行部的股权回报仍然低于资本成本,所以进一步的降本动作在所难免。公司上周给出了特别暗示:计划将资本重新分配至收益更高的销售交易业务上(比如信用交易)。整体而言,据说巴克莱正在为投行部新招50到100人,尽管上周讨论业绩和战略的时候没有提到这点。截至7月,巴克莱已为伦敦股票业务部门新招了20人。问题仍然存在于巴克莱的美国宏观交易业务,首席执行官Jes Staley上周表示将会“让其步入正轨”。公司已在今年五月从法国巴黎银行挖来了Robert Tzucker担任其美国通胀交易业务负责人。

像大多数银行那样,巴克莱通过“对技术的战略性投资”来追求效率。所以可能会有更多技术类岗位招聘。

花旗:在低成本地点招聘、给股权业务招人?降本持续进行中

今年到目前为止花旗的投资银行家收获颇丰,前六个月股票资本市场收益增长81%、并购和股票资本市场收益增长约20%。公布业绩的同时,首席财务官John Gerspach表示公司已提高了“激励性薪酬”(说的就是奖金)。花旗的投资银行家必然会是受益者。

不过,比起投行部,花旗更可能在员工成本较低的办公室进行招聘。跟巴克莱的Jes Staley一样,花旗首席执行官Mike Corbat称公司改制已完成;不过,这点跟这家银行的战略声明相左——花旗在负责投行和市场业务的机构客户组那儿还未完成降本行动。最近一次投资者日上,花旗宣称希望将中间资本业务组(ICG)的花销再降低70个基点,一部分是通过将员工转移至“低成本地区”。那么在印度和贝尔法斯特等地进行更多地招聘指日可待。花旗还将法兰克福选为英国退欧之后的业务中心,所以那儿也会有招聘动作。

最后,Murray Roos可能会给花旗的股权业务多招几个人。股权部门已有几位重要人物离职,但花旗想把这块业务做到全球第五,不过目前才排第七。所以经纪业务会集中招人。

瑞信:注意合同工、注意亚洲地区、降本会持续、股票部可能会新招人

如果目前在瑞信有什么要避开的话,那就是合同工岗位。这家瑞士银行为了降低成本,去年已裁掉了4310名合同工,而且重点仍在拿这些非永久性雇员开刀上。在全球市场部,瑞信希望2018年前将成本降至48亿瑞士法郎。今年上半年,这一部门的成本为25亿瑞士法郎,表示还有一定的空间。在亚洲,这家银行为了达到业务资本回报率10%到15%的水平也在进行裁员。

然而,如果说瑞信还有什么光明的一面,那就是它的股票销售交易业务。从瑞银挖来Mike Stewart之后,这家银行有了几大希望。首席执行官Tidjane Thiam上周表示股票业务在信用周期回转之后从信用业务开始改善。然而,瑞信的信用业务目前规模是其股票业务的两倍之大,意味着Stewart(他已经在疯狂招人了)还有些工作需要完成。

德意志银行:坏消息给语音交易员和任何一个做遗留IT系统的人、好消息给专业销售人员,伦敦撤岗可能造成大范围整改

德意志银行仍在降本(尽管还没到降薪),但问题是裁员有多快收益减少得就有多快。2017上半年德意志银行企业和投资银行部的成本占到了收益的82.8%。相比2016上半年的83.8%已有所下降,但降幅不大。技术仍旧是重心:首席执行官John Cryan上周说德意志银行仍有33个运营系统,希望在2020年减少到4个。

然而,德意志今年早些时候坚持声称自己已回归正轨开始增长。和高盛一样,它希望将重点放在发展企业客户。还说想“加深”其并购和股票资本市场客户关系。在公布银行二季度业绩的通话中,Cryan说公司需要更多“专业的销售交易”人员来做股票业务、同时减少语音交易员人数。

由于英国退欧,银行将工作岗位撤离伦敦,今年年底或许还会有一场较大的整改。虽然这家德国银行才承诺要为伦敦7000员工中的5000人在伦敦新找一处办公室,但彭博今天报告说德意志银行正计划很快将4000人转移至柏林和法兰克福。

高盛:现金信用、贷款和债务资本市场部门在招人,新兴市场可能会招,销售宏观产品给对冲基金的人可能面临裁员

高盛摊上麻烦了。这家银行的销售交易业务二季度业绩低于整体市场水平,而且不是第一次了——高盛在一季度因为“特朗普交易”站错队日子也不好过。

公司知道自己有事要做也找到了问题所在。在公布高盛二季度业绩的电话中,首席财务官Marty Chavez说公司已经在寻找扩大企业客户基数的办法以实现更稳定的固收交易收益。

瑞信分析师Susan Roth Katzke表示高盛在进一步采取几项措施。在跟公司高管会面后,Katzke称高盛同时在扩张其现金信用交易、贷款和债务资本市场业务,在对新兴市场进行投资,同时准备扩张其财务和现金管理业务。

此项进展的同时,高盛业绩不如人意的宏观业务部门历来重点放在对冲基金客户,现在看起来有些岌岌可危。然而,Chavez上周说高盛的裁员已到此为止。

摩根大通:仍在招聘银行家和投资技术,机器学习做得很成功

尽管其他家银行口头上说已经结束降本,但摩根大通是真正做到了这点。或许战线拉得有点长——二季度企业和投资银行业务收益同比下降了25%。

这家银行公布二季度业绩的电话中,首席财务官Marianne Lake表示二季度整体费用增加了7%,都用在了持续对“银行家和技术的投资上”。未来将加大投资。

摩根大通此前表示希望今年在中东和非洲地区新招200人,包括投资银行家。经纪业务是摩根大通想投资的领域,股票业务也是。本周早些时候我们报道过,摩根大通的顶尖量化分析师已研发出一种危险的机器学习算法,可能让其很多股票交易员丢了饭碗。

摩根士丹利:仍在追求效率,没有大规模招聘计划

虽然今年销售交易业绩红红火火,但摩根士丹利仍在降本之中。这家银行默默地做着“项目精简”,这是去年发起的一项举措,包括使用机器人实施流程自动化以巩固技术支持。首席财务官Jonathan Pruzan说这将是银行在2017下半年的重点工作,并且将按部就班在明年早些时候完成这个项目。尽管有降本举措,但非薪酬成本今年还是因为技术类成本的增长而增加了约3亿美金。

瑞银:降本(几近)结束、中国会招人,并购组或将有缓慢的招聘动作、宏观交易或将偷偷招人

和德意志银行以及巴克莱一样,瑞银理论上已经完成了投行部门的降本动作。投行部首席执行官Andrea Orcel说降本在去年十月已结束。瑞银投行业务2017上半年成本收益比为78%,目标为70%到80%。然而,新上任的首席财务官Kirt Gardner上周告诉投资者瑞银已在降本阶段的“最后一步”,而且没有计划明年继续开展降本行动。即便如此,合理化动作并未真正结束:Gardner说瑞银正在不断寻找机会“实施机器人自动化和数字化。”正如首席执行官Sergio Ermotti过去说的那样,它还热衷于将运营职能部门外包出去的想法。

如果瑞银要招人,很可能是技术部。还有可能在中国招人,银行近期成功拿到了私募基金管理牌照,获准向中国的机构和高净值投资者提供在岸投资产品。没那么急迫的是,瑞银还有意招聘“优秀的”并购银行家,另外也在默默重建其宏观交易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