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员为何不爱高盛

作者:Sarah Butcher

高盛需要技术员。它瞄准了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学生,并且鼓吹自己25%的员工都是技术人员。目前正在为其招牌产品招聘50名编码员,也在筹备着给波兰华沙的技术运营部门招兵买马。理想的情况是,技术员都很喜欢高盛,会口口相传手上的工作任务很有趣。但不幸的是,情况似乎并非总是如此。尽管作为雇主,高盛获得的评价通常很高,但它很多技术员开始向Glassdoor抱怨自己的在公司的各种经历。

怨气五花八门,不过可以归为三大类:工资相对工作时间太少;技术员不被那些为公司赚钱的“前台”人员尊重,而且这些人还给他们施加压力;高盛采用的技术不但老旧,而且无法满足那些将来可能另谋高就、野心勃勃的年轻技术员的需求。

这些抱怨不是今天才有。或许有人会说,三方面(除了最后一点)都不是高盛特色:摩根大通和欧洲银行的编码员也表达过自己的不满。然而,高盛技术员里的抱怨人数加上怨言的相似之处值得让人注意,暗示公司可能需要对此进行关注。

“跟投入的工作时间相比,拿到的工资不成比例,”Glassdoor上一位纽约高盛的批评者说。“来高盛之前我工作了很多年。许多公司给的工资一样或更高,但每周的工作时间明显短太多,而且做的技术/金融科技项目更好。”这位还说,来高盛的技术员要准备好“像奴隶一样干活儿”,还要“跟家庭生活、日常锻炼和兴趣爱好说再见。”

同时,另一名伦敦高盛的技术员抱怨说工资不是“最高的”,还有另一位(同样来自伦敦技术团队)说太多时间被花在打电话讲事情上、太少的时间用在了实际的开发工作上。“他们好像都没个清晰的目标,”另一位伦敦的技术员抱怨说,“员工的工作时间太长,而且做的事并没那么重要,尽管他们标榜自己是家科技公司。”纽约的另一名技术分析师说如果你来了,会“花大量时间开会讨论小细节和各种要求,”而且高盛的技术 “几乎和你相像中的一家银行的技术部门一样——又慢又老旧。”

还有很多人抱怨说高盛的技术员不受尊重。“一些组里的中高层管理者对人不尊重,没耐心听开发员解释为什么任务需要时间来完成,”一名技术员说。“我见过经理当众大吵大闹,侮辱组员。”

如果在高盛技术部门的工作经历能很好地为去另一家公司做准备,这一切或许还能忍受。但是因为高盛用的是自己的“俚语式”编程语言,Glassdoor采访的技术员抱怨说自己学到的技能只能在高盛发挥用武之地。“如果你想从高盛出来另外找一份工作,在那儿学到的任何东西都用不上,”一人说。“自有技术就是不可重复使用的技能,”另一个人说。“大多数人都没去过别家工作,不是因为他们很优秀,而是因为他们在其他地方找不着工作。”

我们想让高盛对此文做出评论,但未能得到回应。有人说Glassdoor是给那些有怨气的人发泄的论坛,所以有这些抱怨不可避免。还值得指出的是,并非所有在Glassdoor对高盛进行评价的技术员都给出了负面观点:也有工程师赞扬公司接纳开源技术、招聘的人也很聪明。不过,批评高盛的技术员人数似乎超过了对其说好话的人。这在顶尖工程师稀缺的地方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