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奇葩面试题怎么答

作者:Dan Butcher

这道题……不常见。

虽然有些华尔街的面试官提问时候会照章办事,但也有些人会冷不防扔出一些始料未及的问题,让这些金融圈的求职者随时保持警惕状态——有的华尔街面试题真的很奇葩。

大致来讲,这类出人意料的问题通常涉及伦理道德,或是跟逻辑和数学有关,这样能让面试官了解你的价值观并考量在那样的情况下你会如何思考。或许你听说过有人去面投行或基金公司,面试开始前拿到一张纸和一支笔,接着被问到“42的平方乘以46的三次方再加上64的开方等于多少?”,然后必须马上给出答案来。

以下是面试过程华尔街的面试官、HR主管或招聘经理会随机问到的奇葩问题,这些题目令人难以捉摸、始料未及。

求职者间的相互辩论

“就最奇葩或最有趣的(面试策略)而言,有的小金融公司每招一个岗位就会在同一天面很多人,它们将两人放到同一个房间,给一人一个观点让他们互相辩论,” Selby Jennings猎头公司美洲地区投行组首席咨询师Brianne Toole说。“他们必须坚持一个观点并展示出清晰的沟通技能。”

如果我现在给你一百万美金你会做什么?

说人话(翻译):向我推销一个投资想法。

“我想知道你是否有好的想法,是否像你说的那样对市场满腔热情,”职业指导兼《华尔街专业人士生存指南》作者Roy Cohen说。“要证明这个想法、做好准备为其辩论,因为面试官或许会把你的论点撕个粉碎同时又希望你来反驳对方。”

给我说说你输的精光的一次交易

在交易员面试中,面试官通常会问一般性的问题,比如“你如何管理风险?”另一个常见问题是“你最近做的一次很不错的交易是什么?”不过,你也得准备好回答相反的问题:“最近一次做得不太好的交易怎样,你从中吸取到了什么教训?”

“你应该准备好做交易推荐,同时要能够谈谈一次不好的交易以及得到的教训。” Selby Jennings猎头公司交易组负责人首席咨询师Dylan Pany说。

配偶、孩子或者父亲/母亲的现值是多少?

尽管很少见,但这道题是设计来扰乱求职者思路的。

“怎么给你心目中某个人的价值进行估值呢?” Cohen说。“这涉及感情和心理因素。”

“一个性格残酷的人或许会问你‘在某个困难的情况下如果有必要你是否能做到残忍无情?你能否在客观的基础上对某个带有情绪的情形进行评估?”他说。

如果你坐的船在荒岛搁浅,你会带哪三样东西?

很简单:一架私人飞机、一个GPS导航系统和一部充电满格的手机。

正确答案并非“无限量的麻辣多力多滋薯片、我老婆和一些游戏牌。”这道题的答案本身不重要——他们希望通过诸如此类的问题来挖掘你的思考模式——但一定要记住面试官的目的何在。。

“你要如何活下来、从威胁生命的情境中挺过来?” Cohen说。“你的逻辑是什么?如果你想在投行把一件事情迅速搞定,快速且有效思考的能力是关键。”

到帝国大厦顶上要多少块砖?

这道题的目的是看你如何做出合理决策以及快速做心算。

“我想知道你的思维方式、是否你的想法有结构、在评估复杂情况时是否有合理的过程,” Cohen说。“无论给出的答案是对还是错,重要的是你想出的回答能够说得通。”

这幢楼有多少扇窗户?

偶尔你会遇到脑筋急转弯题。招聘经理并非想要得到一个正确答案,不要惊慌失措,说出你的推理过程。

为什么我们周围会有检修孔?

你的猜测跟我一样,确保你的回答听起来让人信服即可。

谁是你最好的朋友?

这道题在瑞信最后一轮面试中被问到。回答“是你”可不对,不然你早就拿到这份工作了。

你认为美资和欧资的银行或资管公司在跟中国做业务时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你要去调研各个热门国家和热门市场,才能当场想出聪明的回答来,即便这个回答相对来说比较简短。

美国有多少个加油站?这间屋子能装多少个乒乓球?

这是另一类让人措手不及的问题,而且提问的方式花样百出。做金融的人必须会点数学,而且招聘经理想观察这些人是否反应迅速、能给出好答案。

一开始将乒乓球估计成1英寸乘1英寸大小,然后以此来计算。招聘经理想看看你量化某个数以及如何得出答案的方法。

如果你拥有乔治华盛顿大桥,卖给我出价多少?

这题和其他类似的题有时候会在某家金融机构的销售或投行岗位出现。

最佳回答是猜一猜把这座桥当成废铜烂铁来看能卖多少钱。

实习结束为何你没拿到全职聘用函?

“是的,很不幸,我没能留下来,我还是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在为期10周的实习中我经历了3次面试,而且每次都面得很不错。实习一半的时候,我们MD向我暗示能拿到全职。实习结束的时候,我想着几天内就能收到书面聘用函。结果是,一名毕业生招聘人员告诉我因为名额有限,无法给我发聘用函。我们MD说情况有变,现在她没法儿要我了,但叫我别放弃希望,他们之后可能会有名额。希望您能给这位MD和我的两位VP同事打电话询问一下关于我的情况。我能很自信地说,他们每个人会说我表现非常好,应该招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