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是高盛的首席地质学家,让我来说说为什么投行急需我的技能

作者:Paul Clarke

投行家与地质学家……尽管这两种职业看上去南辕北辙,但是在美国,他们已经可以在一个“战壕”里“并肩战斗”。让我们开阔一下思路,看看顶尖投行除了招募传统的投行人才之外,为什么对其他非相关领域的人才也有招聘需求呢?

当高盛找到Bill DeMis的时候,他已经在德克萨斯州做了将近30年的石油勘探工作。去年早些时候,有个猎头随意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这家美国投行正在为公司休斯顿的自然资源组找一名首席地质学家。尽管从未去过华尔街,他也是不二之选。

“我从没有过去投行的野心,但即便不是那一行的,提到高盛也会引起你的注意,”他告诉我们。“这看起来很酷,我想‘为什么不呢?’”

投行正在拼命地招技术专家来协助公司利用过去12个月美国油气项目的激增机会。特别是“二叠纪热”(用来解释西德克萨斯和新墨西哥州二叠纪盆地项目迅速增加而造的词)再次引发投行在这一地区对地质学家对需求。

把衣着干练的投行家和随意穿着工装裤的地质学家搭配在一起似乎不是什么绝配,但DeMis坚持认为在兼并和剥离项目白热化的地区这样的专业技术越来越被需要。投行家、工程师和地质学家并肩作战,确保IPO、资产出售和并购项目顺利进展。

“做项目的人很擅长传统的投行业务和估值工作,但是他们大部分的分析都只停留在地面以上,”去年七月加入高盛成为首席地质学家的DeMis说。“实际上地层是个很复杂的系统,不同的岩石构造和其他因素会影响一块地的钻孔容量。没有这方面的分析,估值根本没法进行。”

根据迪罗基数据,去年美国油气行业的并购项目价值在1475亿美元,相比2015年的1040亿美元有所增长。2017年截至目前的项目价值已经达到了952亿美元。

二叠纪盆地是块大肥肉。比如,二月份Parsley Energy公司以20亿美元的价格从双鹰能源公司收购了米德兰盆地资产。同时,埃克森美孚在一份月花了66亿美元收购了在二叠纪盆地拥有约25万英亩开采权的几家公司。这些项目的规模反应了这一地区地价的增值。根据Wood Mackenzie公司的研报数据,二叠纪盆地的地价从2012年每英亩1000美元增长到了2016年5万美元的最高点。

内部人士表示杰富瑞在休斯顿地区有一个最大的地质学家和技术专家团队,人数在20-30人。摩根大通北美油气组的60人当中,有近7人是地质学家或技术专家;美国巴克莱、普旺和加拿大丰业银行今年都参与了部分大项目。

油气行业对技术专家并不吝啬,支付的都是6位数薪酬,所以投行在这方面需要更有竞争力。美国投行中初级地质学家的工资大概在10万美元,资深级别的可达到25万美元。投行会给奖金,大概是工资的10-100%不等,取决于老板有多大方。目前奖金是很丰厚。

但投行不是每个人都招。一般而言,去大投行的地质学家需要有10年的经验,要擅长地球物理学、石油地质学、数据分析、数字绘图、计算机建模和地理信息系统。他们在项目流程中提供支持,但地质学家还必须是思维领袖,能够为投行的客户洞察出行业发展趋势。

“投行只想优中选优,” DeMis说。“我在这行已经很长时间,得过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协会颁发的各种奖项。这份工作很有趣,但不如地质学的其他工作有趣,因为全部的事情都是在办公室里完成的。”

尽管DeMis在四月决定离开高盛去创立自己的咨询公司,但他说现在摩根大通和RBC Capital Markets都在招聘德克萨斯的地质学家,求职市场还是很乐观的。

或许现在是乘着热潮大干一番的时候。因为相对较低的生产成本和7.5万平方公里的地下最新估出2000亿桶石油的产量,如此狂热,有人认为这样的泡沫终将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