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量化交易公司能打赢大玩家吗?

作者:Dan Butcher

大小之战

比起从前,传统做基本面分析的交易员和基金经理在更大程度上面临了来自技术的挑战。随着对冲基金行业内小部分公司使用纯粹的相机抉择法、大部分公司采取了系统性交易和大数据分析法,很可能最好的长期职业机会将是加入专注量化交易策略的公司。

今年首次有三家基于计算机的对冲基金挤入了LCH Investments评出的历史业绩前20强母基金,这三家为D.E. Shaw(第三)、Citadel(第五)和Two Sigma(第20),三家均采用交易算法来执行系统策略。LCH估计这三大巨头,再加上Bridgewater的半系统性Pure Alpha基金,在过去十年为投资者做了900亿美元的投资。

高盛美洲地区电子量化销售负责人Bill Libby作为在纽约举办的“宽客之战”会议的主持人,提问其讨论小组:有这三家规模巨大、经营成功的量化对冲基金,再加上据说管理了约700亿美金的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在,规模较小的宽客团队、创业公司和新来的基金经理们能在需要规模经济的世界赢得竞争吗?

“主旨是,没错,量化交易的方方面面都在走向规模化业务,新入者越来越难在既有的竞争下做出成绩来,部分原因由这门业务的性质决定。“ MANA Partners公司CEO兼创始人、前高盛固定收益和衍生品市场统计套利策略VP Manoj Narang说。“这是体量有限的业务,机会不会因为新入者想进入而增多——你必须得从既有的竞争对手那里分得一羹,这很难做。”

“就像是你不会去跟谷歌或苹果在其核心业务上硬碰硬,做出成绩来的最佳方法是去做独一无二、新鲜的东西,”他说。“我们有很多很不错的想法,而这些想法的数量远远多于实践这些想法的人的数量,那些成功故事在我们回看时一切都是那么显而易见。”

有些大玩家规模发展得如此巨大,以至于他们会忽略掉某些赚钱的机会,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机会没有大到值得去考虑,Narang注意到。姿势正确的小苍蝇就可以去抓取这些机会了。

尽管在历史业绩不丰富的情况下很难拉来投资者,新公司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并根据自己发现的交易算法或投资策略来建立一项业务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一家小基金能真正有自己的优势算法用来赚钱而且策略也具备竞争力,那么创始人就能给投资者更好的策略来增加他们的资本,而大基金或许就做不到,他们在改变仓位时会对市场造成很大影响,相比而言小基金就更灵活,”之前在摩根大通和安永、现在是Global Sigma集团一名量化分析师兼风险策略师的Huadong Pang(Henry Pang)说。

“大基金有更多资源,小基金也是,如果走专业化道路、只专做一件事情并且做到极致,它们就可以在某些领域取得更好的成绩,”他说。

底线是,新入者和规模中等的量化交易公司应该避免在这个领域对大玩家采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相反,它们要不走寻常路。

“开家公司来做传统的量化业务行不通,因为规模经济太难达到,”之前在Bridgewater、高盛和BCG、现在是Sixty Capital Advisors首席信息官的Maximilian Roos说。“尽管如此,对做不同事情的小公司而言还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我们专注的是流动性水平较低的ETF的流入和流出量,所以像我们这样规模较小的专业型基金如果做点特别的事就能获得成功,”他说。

交易量小和波动小会让小型量化基金的日子尤其难熬,它们还得应付高昂的业务成本,Narang说,所以这样能有助于分散收入来源。

“我们发起了一项金融科技业务,这项业务用的是跟我们交易业务相同的知识产权,而且我们特意通过在不同业务线上各种提供报告和数据的产品和服务来将我们的技术变现,这帮我们更有效地降低和管理了成本,“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