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莱德女员工升职记

作者:Dan Butcher

Sarah Melvin为贝莱德效力已十年有余。她的专业是英语文学,从未曾计划过要进入金融服务行业,更别说资产管理了,但她成功当上了公司战略和业务发展部门的董事总经理,然后是EMEA地区零售业务的COO,进而担任贝莱德的chief of staff,现在又成为贝莱德北美机构业务的负责人。

说说你目前的职位,以及职业发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自2006年加入贝莱德以来,我很幸运地担任了公司的各种职务——包括我的最新岗位,给公司主席兼CEO Larry Fink做幕僚,这个职位我从2015年9月一直做到上个月。

我的日常工作让我精神振奋,因为它涵盖了五花八门的事。在某天我会和我们的CEO一起跟某位政策制定者或者全球领袖会面;我会跟某位客户见面或者深深投入到某个内部项目;我会和同事协作沟通交流或投资治理方面的工作。

我的职位让我具备了对这个世界以及我们全球客户需求的独到视角——我们要把全球化做到哪个程度、以及参与本地业务的重要性。比如,去中国跟我们在北京和上海的团队见面、还有跟中国官员会面让人大开眼界。理解在中国做贝莱德的意义很重要。

我对我在贝莱德的未来感到兴奋。今年早些时候,我被任命为贝莱德美国和加拿大机构业务负责人,三月正式走马上任。

随着不断习惯这个新岗位,我开始反思在这里曾经担任过的其他职位。我领导过贝莱德的全球战略合伙人计划,这是一个负责为客户构建整体性、差异化、多维度战略和体验的团队。从这里我对客户所面临的某些挑战有了直接认识——以及公司的各种能力——比如主动投资、被动投资或者我们的Aladdin Product Group——让我们能够跟客户接洽并帮助其解决这些挑战。

至于其他岗位,我曾经是公司全球运营委员会和美洲执行委员会的一员。我还幸运地参与过贝莱德内部的其他很多组织,包括全球人力资本委员会,这是一个负责监管公司人才管理、人力计划、招聘、培训、评估和继任计划项目的一个高管团队。

在那之前你做过资产管理吗,或在其他行业做过吗?

我的职业发展道路和传统路径完全不同,而且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做资产管理。我在伦敦大学的专业是英语文学,第一份工作是在Prince’s Trust,这是个青年慈善基金,我的工作是为了筹资而做品牌商品化。

在那之后,我去了一家保险公司,做类似的亲和力品牌商品化。于是就进入了金融服务行业。

几年后我转去做了企业战略,这为我做资产管理铺了路。

你最重要的职业转折点是什么?

我的职业生涯有两次关键时点。第一次是我参加了贝莱德的女性领导力论坛开幕式。当时我已经做了一段时间的战略,而且意识到自己开始走进舒适区,所以是时候迎接新挑战了。在这次论坛上,我获得来自公司全球执行委员会的赞助——这次赞助和训练让我更为战略性地思考自己的职业。它是我接受EMEA地区零售业务首席运营官这一职位的催化剂。

第二个关键转折点当然就是我去美国开始为公司CEO兼主席Larry Fink效力的时候。这次经历在很多方面对我的职业起了塑造作用。

在职业上升期你遇到过什么挑战或困难? 

在贝莱德,我担任过的每一个岗位难度不断增加,每个都有新的拓展和可以学的新东西。职业发展的开端你会尝试变得真正擅长于某件事——然后意识到你不得不从一名专家变为能够利用你周围人集体力量的一个人。但那并非障碍–而是一种挑战和一次机会。

老实说,我在这里的职位越来越高、越来越有挑战性。但是我会觉得在我进步过程中会有什么困难吗?从来没有。我真心认为如果你想努力工作,那在这里就没有你成功的阻碍。我觉得如果我能做到,任何人都能做到。

你会对年轻时候的自己提什么建议?

你并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在。因此要抓住眼前出现的每一个机会并且全力以赴。如果你觉得一点都不害怕,那么就没有做到足够努力!心存好奇、尽情享受。我认为满足感真的很重要

你会希望招什么样的人?

我希望我想找的人能拥有学生思维。我们会督促公司员工要一直勤奋好学、保持求知欲。我们很看重应聘者对于学习的如饥似渴。

我们也明白抛开面试过程中的偏见很重要。比如,在给Aladdin Product Group招人的时候,我们引入了盲审机制。这里就不会有偏见——你并不知道提交答卷给你的是男士还是女士,他们读的什么大学、在哪里长大的或者是哪个少数民族的。这让我们仅仅从应聘者从每件作品反映出来的能力进行判断。

查阅完整版2017 eFinancialCareers Ideal Employer Ranking2017eFinancialCareers最理想雇主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