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认识一下跟你抢饭碗的“数字投行”吧

作者:Sarah Butcher

最开始计算机们瞄准了股票交易员外汇交易员,然后是CDS指数交易员 。现在它们似乎又瞄上了并购和资本市场从业人员的饭碗了。

为了让初级银行家的工作更具趣()味()性(),美国的投资银行正忙着自动化其项目流程。

摩根大通有“新兴机会引擎”,来帮助预测哪些客户很快会想做业务。高盛CFO Marty Chavez说过他想自动化IPO流程 ,而且高盛已经在忙着再伦敦招聘Java开发人员,目的是实现“自动化投资银行项目执行过程当中各种各样的工作项目和流程”。

初级并购银行家一直都在抱怨工作无聊、重复性高。他们希望工作任务能更有趣的愿望似乎很快能实现了——推论恰恰是有趣的工作不多、完成这些工作需要的人会越来越少。

然而,大银行“工作项目”自动化并不是投资银行部门分析师和经理面临的唯一威胁。潜伏在一边的还有试图跟大公司抢食吃的“数字投资银行”。

这样的公司有Overbond,一家位于多伦多、由前CIBC销售员Vuk Magdelinic运营的创业公司,其目标是“数字化”发债流程。

“我们在建立一个认知计算算法,能够预测谁准备成为发行人并且短期内可能会进入市场,” Magdelinic说。“我们还有一个算术定价工具,可以对证券进行定价,还能在算法上将投资人的投资组合跟行业和发行机会进行匹配。”

在Overbond没多少投行专家。这家公司雇佣了30个人,但他们大部分是“工程师”,而且多伦多这座城市以人工智能社区而闻名。随着今年Overbond的扩张,Magdelinic说会在全球增加销售人员和客户经理。

如果Overbond不想为其数字债务资本市场平台招募原汁原味的分析师和经理,那么Dealglobe就不一样了,这是一家将自己描述为“独立的数字投资银行”的公司,目标是为了能够将欧洲的卖家和中国的投资者进行匹配。Dealglobe在伦敦和上海招募从大型银行走出来的初级员工。这些员工包括曾经在Lazard担任并购分析师的Robert Cole,还有去年11月以VP身份加入公司、曾在瑞银担任经理的Frédéric Bloquel。Dealglobe的创始人Lin Feng曾在瑞银伦敦做了8个月,之后在2012年离职去了私募。公司董事长Andrew Bell是前汇丰银行全球并购业务的负责人,而公司的英国业务负责人Nick Adasi曾经在高盛工作过。

我们让Dealglobe对本文发表评论,但对方没有回复,但猎头说数字投资银行或许不是传统并购职业的好出路。匿名人士透露, “那儿的人一直给我打电话说想离职。”

于此同时,Overbond的Magdelinic坚持认为人工智能工具将补充而不是取代现有的银行工作岗位:“20世纪70年代的银行家没有台式电脑和手机——技术在简单地演进着,”他说。“银行家的技能和附加值在这里可以得以保留,这只会让人们的工作更加高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