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最多、最热门的初级投行岗位

作者:Paul Clarke

 

投行必须更加用心才能留住他们技术类项目的初级员工了。技术类初级银行家被各类公司追捧,在银行圈干几个月就走人了。

 

“尽管技术类初级银行家是被追捧的对象,但他们也抱有赌一赌的心态,因为知道自己有的选,“一位初级银行家猎头说。“大部分进银行圈的都是抱着要走的想法入行的,然后选了做技术,因为这开启了很多扇门。”

 

最新一批科技、媒体和电信(TMT)行业的逃兵门们来自瑞信。去年九月加入瑞信TMT银行组的Lisa Engelen刚去了科技创业公司Pixoneye做市场营销分析师。同时,去年加入瑞信TMT分析师项目的Makram Chehayeb刚去了电信咨询公司Aetha Consulting。

 

并非投资银行没有照顾好新人员工。根据Arkesden猎头公司2017年的最新数字,今年绝大部分投资银行都给分析师涨了奖金,而2015年才给分析师涨薪了20%。瑞信给分析师加薪5000英镑,不过仍排在业内末尾。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机会的问题,”猎头说。“在投行干几个月或几年就足够敲开科技公司的大门了。科技在增长,而银行在萎缩。”

 

这样的跳槽并非个别事件。Alexander Cornish先在德意志银行的TMT组干了五个月,然后跳槽去了Deliveroo食品快递公司做财务。Carlos Ventura之前是伦敦高盛TMT并购组的一名经理,也加入了Deliveroo做公司发展和战略。

 

还有一个事实是,买方公司在从投行的TMT团队使劲挖人。在摩根大通,Toedora Teia Negoita离职去了PE公司Hearst Ventures,Maria Chekulaeva离开去了TPG Global,还有Andrea Calabrò签了成长基金投资公司General Atlantic。他们之前都做的是TMT。

 

同样,高盛TMT分析师Olivier Roy和Alexis Collin都在今年早些时候离职去了买方公司。

 

TMT是年轻银行家呆的地方,但或许时间不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