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掉巴克莱投行经理一职,自己去开家保险公司的理由

 

作者:Paul Clarke

当Tobias Taupitz搬到伦敦接受了巴克莱金融机构组的投行工作时,他并未对磨人的工作时长和工作量怀揣幻想。不过,在慕尼黑毕马威的企业金融组干过两年之后,至少他希望自己的生活方式会有一定程度提升。

“我在慕尼黑过了两年的顾问生活,但那儿的基础设施不太好,我从来没能把衣服送去干洗过,”他告诉我们说。“我曾经把脏衬衫打包、然后用酒店的特快洗衣服务。不是说在伦敦银行上班的生活方式就更好,不过这儿的基础设施更好。”

然而上个月,Taupitz就此打住。他辞掉了巴克莱金融机构组的并购经理一职去开了自己的保险公司—取名为Insure A Thing。他将此举描绘为彻底改变保险业务模式的“大胆”行为。他这里不收保险费,而是签一份特定保单的一群人根据理赔的实际次数而进行“AA制”付款–直到理赔次数用完。

这家公司实际上是家试图在某个既定行业内让大公司瓦解的金融科技公司。Taupitz在2014年成为巴克莱刚成立的金融科技并购组的一员,正好在去年这一行火起来之前。这次跳槽让他有了洞察力,能够判断什么点子管用、什么运营模型能行。

“加入巴克莱金融科技并购组时,我是想认真干的为数不多的分析师之一,而且要上这类项目竞争也不大。自从2014年因为项目数量的原因,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他说。有很多新公司成立而且行业整合已是不可避免。如果想要自己开家金融科技公司,知道这些公司如何运作以及应该怎样运作真的能有很大帮助。

如果银行业能教你这么多东西,为何要离开呢?Taupitz说银行业的职业晋升道路的确对他没多大吸引力。

“在做投行的初期我就知道自己绝不想当VP、然后是董事/董事总经理,工作变成更多是项目管理和销售而非数字分析,即便从薪酬的角度而言这很有吸引力,”他说。

自己开公司、离开高薪岗位不仅仅是相信自己的想法,而是接受某种“外部检验”,他说。

“我在巴克莱的时候很多个周末和晚上都在思考这个想法,同时在考虑作为投资经理像很多人一样去做PE或风投的这条路,”他说。“但面试我的一家科技风投公司的一位资深人士撕掉了我的简历,说他不打算要我,因为我应该把Insure A Thing开起来。”

Taupitz开了公司,专注于自行车保险。“我是个骑行爱好者,而这个领域中人们愿意在自行车上花大概1000英镑,并且把车保养得很好。从自力更生的角度来看,通过自行车俱乐部和口碑相传也更容易获得潜在客户。”

从巴克莱出来不到一个月,他离开了有大型基础设施支持的高薪投行转到了单枪匹马靠存款过活。

“从一个有等级之分的地方到自己给自己当老板是巨大的一步,”他说。“现在我靠自己的存款生活,这意味着我的生活方式需要做极大调整。这个月初我还在巴克莱的开放式办公室里,而现在我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俯瞰伦敦的一处楼顶阳台办公。无论更好或更坏,这是种不同的生活。”

Taupitz现在正和几名顾问共事,有可能今年晚些时候开始获取融资–同时可能开始招兵买马。

“我们正准备10月进行筹资,现在我正在琢磨短期内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他说。“目前,我们正在寻求一位经验丰富的首席技术官/共同创立人,希望这位是资深的软件设计师且具备大量实践经验。”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