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巴克莱或将在亚洲重新招人

作者:Simon Mortlock

2016年巴克莱在亚洲大肆裁员之后,现在猎头说这家公司新加坡和香港的前台业务看起来趋于稳定、可能会再招人,不过招聘将是小规模进行。

去年巴克莱关掉了亚洲的现金股票业务,把私人银行业务卖给了华侨银行,同时将澳大利亚、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泰国和韩国的公司关门大吉。期间约有1000人失业。

这家银行将亚洲的业务缩减至4个市场—香港、新加坡、日本和印度。不过最近几周传出了些正面消息,公司现在的重点是对接这些国家市场与其英国和美国的核心业务。

“我们【在亚洲】有增长的地方,已有的业务就会有所增长。我们拥有强健的国际市场业务,有企业融资咨询业务以及资本市场业务。这些业务都会增长,”本月初巴克莱亚太地区联合负责人Jaideep Khanna对《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w)如是说。

尽管Khanna并未给出招聘人数,但其评论跟我们采访过的两名香港猎头不谋而合。

其中一位猎头(两人均要求匿名)说巴克莱很可能在下半年待亚洲战略敲定之后招聘少数咨询和资本市场岗位人员。

在其新的亚洲战略指导下加入巴克莱的银行家不太有可能去做地区内的项目或是那些跟英美公司无关的业务。

“对香港或新加坡巴克莱而言理想的候选人是那些懂得英美市场而且能将这些市场的机会引入亚洲客户的人,”前花旗和澳新银行

结构性解决方案负责人、现在是香港科技大学金融专业兼职副教授的Eric Sim表示。

“亚洲的大多数全球性银行无法再继续服务每种类型的客户,自然会把重点放到能发挥其竞争优势的某些特定类别上,”Sim说。

今年巴克莱的招聘可能是“精简式”而非“全盘扩张式”,前瑞银亚太地区投行业务COO、现在是香港金融咨询公司Quinlan & Associates合伙人的Yvette Kwan说。“但公司跟着客户走的办法的确更可能获得成功。”

“对于从英国到亚洲的业务,重点是招聘了解企业银行、懂得英国客户、而且能够克服部门差异的投资银行家,”她补充说。“而对于从亚洲到英美的业务,巴克莱会面临来自其他银行较大的竞争阻力。”

不过,我们采访的一名猎头说,巴克莱必须做出一番努力才能吸引到优秀银行家,因为它现在已经不太是亚洲细分市场上的强劲参与者了。

“没了亚洲的股票业务,现在巴克莱从传统投行角度来看是一家三线公司。它的并购业务规模小,DCM业务也处于二线,创造不了多少利润,”他说。

根据迪罗基数据,巴克莱按照2017年一季度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投行业务收益计算的排名上连前十都没进,在除中国本土业务以外排名第九。

巴克莱目前在英国和美国招聘投资银行家,拒绝对其亚洲招聘计划作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