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全球秩序让最耀眼的银行家黯然失色

 

作者:Sarah Butcher

美国银行和花旗冲在了前方。去年,这两家美国银行开始吹嘘其企业客户对于固定收益证券销售和交易的优势。花旗CFO John Gerspach说企业客户提供了“规模和稳定性”。美国银行的Brian Moynihan附和说企业客户带来了可观的交易收入。截止今年,其他银行似乎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这一结论让这些银行销售和交易业务的既有秩序出现了动荡。

德意志银行成为这一新的世界秩序的典型代表。本月初这家德国银行宣布的新新策略包括将其全球市场业务重新定位为“企业主导的业务”。巴克莱似乎也在追寻同样的策略。最近一次投资者通话期间,CEO Jes Staley说这家投行CEO Tim Throsby的任务就是“努力创收”并以摩根大通的方式最大程度利用好企业客户

企业客户对于收入增长的优势显而易见。 去年夏天, 摩根大通的银行业分析师注意到那些重点放在企业银行的银行要比重点放在机构客户的银行在固定收益证券、货币和大宗商品(FICC)销售上实现了更高的收入增长。前者包括像汇丰和摩根大通这样的银行,后者包括德意志银行和高盛等。

下列图表显示,摩根大通的分析师说中了一些事。去年在收入增长方面,重点在企业的FICC业务胜过了重点在机构的业务。不同于机构,企业不得不因为对冲目的而做交易,无论是否有市场风险。本月奥维咨询和摩根士丹利在其报告中指出,专注于企业的交易业务也比专注于机构的业务需要的资本更少。企业项目更简单,不需要银行承担收益风险。因此企业客户能让公司增长更快同时回报更高。

德意志银行的新策略看上去显而易见。

图表2

 

资料来源:银行报告

 

什么是“企业客户”?德意志银行将其定义为“企业、基础设施公司、私募合伙制公司、政府、保险公司、银行和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相比而言,德意志银行将机构客户定义为“机构投资者、银行、清算所和养老基金。”这一定义比常规定义的含义更为广泛,但和标准相比仍有不同。这反映出历史上那些和机构投资者以及(我们假定为)对冲基金打交道的“最为光鲜的”销售员和交易员已经失宠。而那些和联合利华、保险公司以及财政部打交道、曾经低调乏味的市场专家开始受欢迎。

这给了银行系统当头一击。因为他们的企业销售团队很小,而机构销售团队很大,所以打击更为严重。“企业组没那么受欢迎,”一位固定收益的猎头说。“这些是帮曼切斯特的生产商对冲英镑的家伙,和那些协助规模为十几亿的对冲基金做投资组合通货膨胀损失预防措施的人相比就没那么高端有趣了。“

这并不是说德意志银行会放弃自己的机构业务。这家德国银行在未来仍然会有机构客户,只是机构客户对其整体策略而言没那么重要了。比如,在数字上,增长不会来自银行的对冲基金客户(去年9月份已经证明它们在最后一分钟是靠不住的),而是来自养老金和保险行业的这些“战略合作者”。在这种情况下,德意志银行的机构客户组(ICG)前负责人Dixit Joshi成为公司财务官、资深机构销售员在离职的现象就并非巧合了。

 

并非每家银行在2017年都把业务转向了企业客户。比如,高盛还是坚持重点放在机构客户,次重点放在消费者借贷业务。瑞信追求的战略是“服务于超高净值的个人和企业客户”以及私人银行和投资银行之间的交叉销售。然而,奥纬咨询认为向企业客户的倾斜将在未来几年让银行的机构收入整体减少20-40亿美金。突然间那些光鲜亮丽的对冲基金销售类岗位看起来也就没那么有吸引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