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人最想进的10家公司

 

作者:Paul Clarke

 

摩根大通已默默成了大多数金融人士想进的投行。我们收到了来自英国、美国和亚洲金融人士超过17600张投票,在eFinancialCareers的2017年理想雇主排行榜上,摩根大通取代了高盛第一名的位置。

如果你想进摩根大通,到队尾排队去吧。虽然申请高盛的25万毕业生当中通过率仅为3%,但是摩根大通申请前台初级岗位的录用率只有2%。

同时,摩根大通告诉我们,其实习生项目(拿到全职录用函最普遍的做法)自2015年以来申请人数已增长了50%。

去年我们的排行榜上高盛位列第一,但2017年摩根大通爬到了榜首。与此同时,谷歌是很多金融人士(技术类以及其他类)都中意的一家雇主,连续两年排名第三。

实际上,尽管高盛的新闻曝光率比摩根大通高,但后者却占据了投行收入榜榜首之位。

根据迪罗基数据,2016年高盛的全球M&A业务收益占比为10%,相比2015年的12%有所下降,但摩根大通在全球投行业务收益上整体排名第一。

根据研究公司Coalition的最新数据,摩根大通2016年在固定收益证券、货币和商品期货(FICC)上的收入同样排名榜首(高盛排第二)。投行业务收入上也是排第一(高盛还是第二),在证券产品上和高盛并列排第二(排第一的是摩根士丹利)。

同时,摩根大通告诉我们,其实习生项目(拿到全职录用函最普遍的做法)自2015年以来申请人数已增长了50%。

去年我们的排行榜上高盛位列第一,但2017年摩根大通爬到了榜首。与此同时,谷歌是很多金融人士(技术类以及其他类)都中意的一家雇主,连续两年排名第三。

实际上,尽管高盛的新闻曝光率比摩根大通高,但后者却占据了投行收入榜榜首之位。

根据迪罗基数据,2016年高盛的全球M&A业务收益占比为10%,相比2015年的12%有所下降,但摩根大通在全球投行业务收益上整体排名第一。

根据研究公司Coalition的最新数据,摩根大通2016年在固定收益证券、货币和商品期货(FICC)上的收入同样排名榜首(高盛排第二)。投行业务收入上也是排第一(高盛还是第二),在证券产品上和高盛并列排第二(排第一的是摩根士丹利)。

图表1

资料来源:eFinancialCareers

投行薪酬和工作时间对比

尽管高盛今年对其投行部20%的员工实行一次性绩效奖金,但仍然保留了薪酬丰厚的名声。

给高盛投票的人当中82%认为高盛支付的薪酬很有竞争力,而且76%的人认为奖金很丰厚。但是给摩根大通投票的人当中这两项的占比分别为76%和67%。

可预见的是,金融人最关心的还是薪水问题。投票给摩根大通的人当中有86%的表示高工资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投票给高盛持有此观点的人数占比相同。同样,76%投票给高盛的以及75%投票选择摩根大通的都期望有丰厚的奖金。

两家银行一对一的薪酬比较很难做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摩根大通的薪酬开支将投资银行家和报酬较低的企业金融银行家合在一块进行的报告。

然而,有关英国资深银行家(即所谓的主要风险承担者)的最新数据显示高盛支付的薪酬仍然要多一些。高盛2015年支付给资深银行家的平均薪酬为280万美金,相比之下摩根大通仅为110万美金 。不过,摩根大通有311名员工薪酬超过100万美金,而高盛只有286名。

两家银行的非资深员工挣的薪酬持平。Dartmouth Partners猎头公司的数据显示,高盛和摩根大通经理级别第一年薪酬分别为9.1万英镑(11.4万美金)和9万英镑(11.3万美金),奖金分别为6.9万英镑(8.7万美金)和6万英镑(7.5万奖金)。

任何一个进了银行圈想要工作时间合理的人都会大吃一惊,但这方面摩根大通优于高盛。选择了摩根大通的人当中24%的说他们希望自己的工作时间可控,相比之下选择高盛的人只有14%这么想。

银行家毫无疑问希望工作之外能有更多的生活,因为45%投票给摩根大通的人说这点对其很重要,而投票给高盛的只有41%的人这么想。有趣的是,排名前五位的银行里高盛落后给了其他几家,28%投票给花旗以及21%投票给摩根士丹利的人表示希望有合理的工作时间。

另外,尽管谷歌做了各种努力让员工不用离开办公室,但58%投票给谷歌的人认为必须有更合理的工作时间。

美资银行胜过欧洲银行

欧洲银行输给了美资银行已并非秘密。美资银行长久以来称霸国内,但近期它们开始在抢占欧洲本地银行的市场份额了。这点在我们的排行榜上有所反映。

德意志银行首当其冲,制定了大手笔的投行业务裁员方案、进行结构性整改并从骨子里削减薪酬。德意志银行头顶上的这片愁云意味着,在我们的排行榜上比起其他任何一家大银行它已落后了太多。去年,在全球最佳雇主排名中德意志银行位列第11,而2017年下降了6位,排到第17名。

德意志银行近期的举动已对金融人士如何全面看待这家银行产生了影响。投票给德行的人当中仅有52%的认为这家银行给的奖金很有竞争力,同时63%的人说他们觉得工资也有竞争力–这一比例在我们的排行榜当中占比最低,比起去年的58%和72%有所下滑。

同样,仅40%的投票者表示德意志银行的财务表现很强劲,相比去年的54%有所下降。

不过大部分欧洲银行在我们的排行榜上排名逐年倒退。2017年瑞士银行掉了2名,和其他银行并列第8,同样巴克莱排到了第14。瑞信和法国巴黎银行均掉了1名。前进以为排名第7的汇丰银行是排名前20、排名有所上升的唯一一家欧洲银行。

与此同时,美资银行花旗和美林美银均前进了2位,分别排到了第5和第8。

来自大型科技公司的威胁不断

今年全球排名中谷歌又排到了第3。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金融人士选择一家看似具备创新能力、让心雀跃的好公司,同时坚守在传统银行的一种方式。

但银行必须意识到科技公司对其员工不断高涨的吸引力。排行榜上不仅只有谷歌一家,今年排名前30的公司还有脸书、苹果和微软,它们的排名都有了大幅提升。

比如,2017年排行榜上亚马逊上升了17位排到第26名,脸书上升了3位排到了第15名,微软上升了7位排到了第24名。

银行正在把自己定位成科技公司。高盛超过25%的员工都是技术人员,同时摩根大通全球雇佣了4万名技术员工。

无论喜欢与否,银行都得接受事实:这些科技公司(还有那些金融科技创业公司)都会来跟它们抢人才。比如,Instagram近期宣布会积极行动,从金融机构请来那些“幻想破灭的数量分析师” 。

但人才流动呈现双向趋势。摩根大通新上任的机器学习负责人Geoffrey Zweig是从微软来的,高盛新零售平台Marcus的产品负责人Michael Cerda是从脸书跳来的,还有汇丰新上任的数字CTO Phil Cheetham来自于AOL。

尽管银行业不断强调技术的作用,但人们认为这些大型科技公司仍然更具备创新能力。理想雇主的受访者当中,78%想去苹果公司的说希望接受具有挑战的有趣工作,79%想去谷歌的人想法一样。在排名前5的银行中,这一数字仅为4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