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想在华尔街找工作的国际学生,但特朗普夺走了我的机会

作者:Dan Butcher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孤立政策有可能推迟一整代国际学生追求华尔街职业发展的计划吗?或许不会,但各家银行将更难为招聘非美籍员工正名。我们采访了一名中国学生,我们叫他 “Neil Jung”,目前在布兰迪斯国际商学院念书。
他已经通过了CFA一级和二级考试,目前正在备考三级。作为优异奖学金获得者,他即将获得国际经济和金融的硕士文凭,主攻资产管理和风险评估。GPA3.75,他即将于5月毕业。荣格最想在美国工作,但因为唐纳德·特朗普赢得了美国大选,将来他能留在美国的计划很可能会泡汤。
国际学生的悲观态度
随着大选后特朗普内阁成员提名的公布,他对留在美国以及长期在此生活工作的能力持悲观态度吗?
“和我的某些同辈不同,我不太信政治,但我对总统大选的影响持悲观态度,因为我认为国际学生想(留在美国)找工作,环境将会更加艰难,”荣格说。“移民政策对国际学生而言将会更不友好。”
找工作还是再读个学位?
荣格并未把精力放在毕业后找工作、寄希望于找到一家能帮他申请签证的雇主,相反他正在申请卡内基梅隆、斯坦福和哥伦比亚的金融工程硕士项目,以期获得给科学、技术、工程学和数学专业学生的三年签证延期。在现有制度下,这意味着他有三次机会抽到工作签证。
特朗普牌还是万用牌?
荣格已身处一场硬战。一切他能做的就是希望特朗普政府不要再给他在美国找工作增加难度。
“雇主会想,‘如果你只能呆一年【照你现在的学生签证来看】,那我何必要招你进来给你培训几个月呢?’”荣格说。“他们想要的是知道如何摆弄数据的人,那些数据科学专业的,这种求职者才是无可替代的。”
“对商学院的学生而言,他们能找到具备类似工作能力的美国公民,但无法找到足够的数据科学家和很懂技术的学生,所以他们不得不从美国学生之外的人群中去寻觅,”他说。“对国际学生而言,【美国的】求职市场每况愈下。”
目标学校VS非目标学校
荣格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来自于目标学校和非目标学校毕业生找工作的难易程度。对他而言这个问题并不突出,名气大的金融公司通常只招常春藤学校和其他名牌大学的学生,而不会从知名度较小的地方招人,不论学校排名和专业实际上有多好。
“我在布兰迪斯的学习很有收获,不论是课程、教职员工还是教学环境都是一流的,”荣格说。
机会虽小志向不降
尽管面临诸多挑战,荣格仍然把职业起点定得很高。
“我想进一家顶级银行或者资产管理公司,比如高盛或者黑石,做量化研究,测试投资理念和策略、以有科学依据的方法做投资,”荣格说。
特朗普执政期间,商学院学生能留美的移民政策前景渺茫,但荣格认为对科学、数学之类学科专业的学生而言要稍好些。
“具备技术技能的学生更受【美国】欢迎,而软技能、人际交往能力更突出的学生将会面临竞争更加激烈的环境,”他说。
B计划?
如果不得不离开美国他将如何是好?香港和新加坡是其第二选择,再次是中国,他的出生地。
最后的选择才是欧洲。
“我觉得我在欧洲找不到工作,”荣格说。“签证问题也存在,而且如果不是欧盟公民,在欧洲工作是没有优势的。”
“新加坡比起香港要难找工作一些,但比欧洲容易,”他说。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