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圈的弃儿还是宠儿?

作者:Sarah Butcher

 

合同工成了狗屋的新主人

欧洲的银行新来了一批遭人嫌的人,这批人不是谭天忠噩梦里的“丑小鸭”,而是公司的合同工。这批人对短期项目的要价为一天500英镑(合647美元),之后拍屁股走人去为竞争者干活。

德意志银行是第一家注意到这批合同工的公司。John Cryan在2015年宣布的“2020年战略“ 包括砍掉技术和运营的6000个外部合同工岗位。Cryan明显意识到了这点;本周,瑞信和巴克莱也瞄上了合同工。

 

周三,瑞信CEO David Mathers告诉分析师,公司会尽量保住全职员工的工作:他们是“受保护的。” 取而代之的是,合同工和咨询师会被裁掉。今天巴克莱CEO Jes Staley说银行准备在未来两年新招2000名技术类员工。巴克莱认为技术就是“核心能力”,Staley说:公司希望邀请技术人员“正式加入”。

 

如果你是做银行技术的合同工,这意味着你所在的那家银行会费心思让你成为正式员工。作为这一领域的领袖,德意志银行已经为这个流程想好了措辞:叫做“内部化”。过去两年,德意志银行已经“内化吸收”了1900名合同工,仅过去三个月就内化了200人。

 

如果你就是高兴做合同工呢?这样的话,银行有各种办法让你屈服。

 

最常见的是没有谈判余地的减少薪酬。大多数银行过去多年这么做过,2016年又被摩根士丹利和瑞信采用,这种办法包括项目中途突然减少10%的酬劳。大多数合同工会忍气吞声(“你不该半中拦腰把人家踢走,这样不好,” IT类猎头公司Bennie MacLean的Paul Bennie说)。不过这样能让他们在继续做合同工和接受永久雇佣之间再三思量思量。

 

表面上是税务原因,伦敦的银行还给合同工设置了时间限制。“这叫任职期限,” Hudson公司的技术类猎头Kamal Jain说。“18个月到两年以后,你要么成为长期员工,要么另寻他处。”

 

因此从这点来看,合同工显得很无力。他们没办法对突如其来的降薪表示抗议,也没办法因为呆得太久不受欢迎而继续轻松自在地在某处干活儿。作为银行圈新一批遭受诽谤最多的人,他们完全有理由接受邀请成为正式员工。

 

例外的是,我们采访的这些合同工似乎对自己的处境非常满意。“这里的合同工待遇非常好,”我们采访的一位资深技术银行家说,不久前还是一名合同工。“他们知道会突然面临降薪,会冷不防要求你年底休假两周来控制预算,但他们的生活方式就是如此。”德意志银行的另一名合同工说没人提出让他做全职,他也没有意愿这么做:“我不想接受内部化。”英国脱欧增加了技术项目工作,IT合同工的岗位也有所增长,他说:“欧盟可能到处都有大量的用工需求。”

 

那么,银行如何说服这些顽抗的合同工让他们归顺呢?Bennie说胡萝卜比大棒更好使:“如果你具备对的技能,通常要看市场周期,但如果对你技能的需求下降,那么你或许得有段时间没工作、要自己花钱重新参加培训。如果成为永久员工,银行会及时向你提供培训、在公司内部给你安排岗位,这样就不必经历失业期了。他们只会选最聪明的人—说他们行动及时意味着你是他们想留住的那种人。

 

也会有工资上的引诱。合同工的涨薪比起正式员工通常高很多。Bennie说合同工不会比已有的正式员工工资高,但会是作为正式员工可以享受的最高待遇。所以,当一名合同工好像也没那么糟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