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那年我开了一家对冲基金公司,我是这么做到的”

 

作者:Simon Mortlock

大多数26岁投资银行家的志向或许是去一家对冲基金做初级岗位的工作,相比之下,Gina Heng却有其他想法:她自己开了一家对冲基金。

这位新加坡人从员工到企业家的迅速崛起开始于2005年她在资产管理咨询公司Cerulli Associates担任的分析师一职。

“跟大部分初级银行家不同,我关注的不仅是专业产品或单打独斗地做交易—我看到的是资产管理的整体业务图景。这后来在我自己经营公司的时候很有帮助,因为我已经知道了运营一家买方公司背后的方法策略,”Heng解释到。

“在Cerulli我是亚洲资产管理部门的研究员,对产品开发和销售趋势有了全方位的认识,”她补充说。“我跟非常资深的人士聊天,包括CFO和监管人员,也在不同行业做过,所以对实体经济有深刻的理解。”

2009年Heng去了卖方,加入新加坡的三菱东京日联银行担任一名研究员,主要关注电信、大宗商品和房地产行业。但一年的时间足以说服她,自己的未来并不在大银行。

2010年4月,Heng和丈夫Joe Seunghyun Cho一起在新加坡开了一家策略为市场中性的对冲基金公司Leonie Hill Capital。

“刚开始我对于放弃自己稳定的银行工作感到不安害怕。但我认为很多亚洲的女性太过于关注短期内的经济保障,不相信自己开公司将来能赚钱,”Heng说。

“那时候我26岁,一开始很困难,于是我决定把它当作恰巧和金融有关的一家公司,”她补充说。“明面上我是研究负责人,但必须承担多项工作,从市场营销到合规的每件事我都在做。Joe有技术量化分析师背景以及地区市场经验,这也帮上了忙。”

到2013年,Heng已经初次尝试了创业。她、Cho、以及合伙人Joel Ko Hyun Sik创立了另外一家投资公司One Asia Investment Partners。“我们想拓展投资范围—尤其是为初创公司提供资金。于是我的职责转变成和人事管理更为相关。”

那些20出头、想在金融行业自己创业的人通常是抄了太多的小道,最后没能开成公司,Heng说。“年轻的时候,直接跳出来干很诱人。但首先你得在行业内工作过、跟很多人交流过、有了知识储备才行。”

“在投资领域开公司不仅仅是拿出最好的产品—你要去了解市场是否准备好接受这样的产品、同时也要做市场教育,”她说。

创立一家新的投资公司还意味着要学习有关成本管理、监管规定、人事管理以及不同业务阶段的投资,Heng补充说。

Heng、Cho、Ko自此除One Asia外还创立了另一家投资公司Marvelstone Group。“我们主要做金融服务,其中金融科技是一块增长领域,同时还进行其他板块的投资,比如科技、媒体和酒店。”

Marvelstone是位于新加坡市中心、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枢纽之一的LATTICE80办公室背后的投资人。

它在去年11月开业,已经有了几家初创公司。“我们之前已经投资过一般性的联合办公空间,但这次想要建立一个特定的生态系统,让金融科技人才相互学习和协作。我们认为这能帮助初创公司真正了解他们的市场。“

Heng将她自己的金融科技公司Miss Kaya安置在了LATTICE80,这是一家目标人群为亚洲女性的理财公司,从Marvelstone获得支持。

“大家会问:‘为什么要做只针对于女性的智能投顾呢?我回答说,这是因为大有需求在,”她解释说。“很多亚洲的女性除了公共养老金很少做投资。她们一般对金钱持保守态度,把主要精力放在照顾家人上。”

Miss Kaya今年在招聘,岗位包括市场营销、编程和内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