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银行业最骇人的10类岗位

作者:Sarah Butcher 

银行业的妖魔鬼怪身在何处?怪物在哪里潜伏等待,不知不觉中诱使你走上你以为会让自己度过难关、但(顶多)也就能撑到2017年6月的岗位?

1. 德银(Deutsche Bank)的诸多岗位

上周,德银首席执行官(CEO) John Cryan对所有那些诋毁该银行的“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表达了不满。今天,我们找不到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可比得上《明镜周刊》(Spiegel)对德银的详尽抨击。该杂志的报道让德银看上去像一个令人不快的工作单位,并对德银的投资银行是否能够维系下去提出了质疑。

前首席执行官Anshu Jain在任时,德银的权力斗争十分激烈,《明镜周刊》表示(‘Jain把集团执行委员会扩充至22人,以犒赏自己的党羽。’)在Cryan的治下,权位利益之争不再是那么严重的问题,但德银要处理Jain留下来的烂摊子。你可以在此阅读《明镜周刊》的全文,或者看看下面这则囊括了德银主要问题的推文:突然之间,投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包袱而非助推器。因此,何苦费这劲呢?

(推特推文)

刷新至这条十分有趣的由@DerSPIEGEL h/t @matt_levine https://t.co/Z5MjSulZACpic.twitter.com/VYuLdY8rmv计算的@DeutscheBank的投资银行成本推文

— Tony Tassell (@TonyTassell) 2016年10月31日

没有迹象表明德银打算减少其投行业务活动。相反,John Cryan一如既往地支持那些活动。不过,《明镜周刊》的文章特别强调了Cryan在德国德银的支持者可能会失去耐心的原因…… 

与此同时,德银的销售和交易部门存在成本问题。随着Cryan控制措施的加强,该部门预计会经历一些阵痛。

86342

2. 瑞信(Credit Suisse)的某些后台岗位 

有些事正在瑞信酝酿。《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报道称,首席执行官Tidjane Thiam正与另一家银行商谈成本分摊项目Thiam无意作进一步的说明,但该项目似乎与交易后的数据库和技术有关。“如果我们有两台服务器,一家银行有两台服务器,而每台都没有得到充分利用,我们何不共享那种能力?” Thiam表示,“通常,[银行]进行证券交易时,我们交易的是相同的证券,而我们各自都有那些巨大的数据库,其中存有大量的证券信息。我们可以将其当成一种实用工具。所以,这当然是正在商谈的事情。” 

更多细节预计会在十二月的瑞信投资者日透露。与此同时,如果你目前就职于瑞信的交易后岗位,你似乎可能很快会发现自己是在为一个共享服务提供商效力,甚至更糟——不再需要你。

3. 瑞信的股票交易岗位

随着欧洲银行的欧洲股票交易在经历了糟糕的一年之后,下图的内容是摩根大通对这些银行今年股票收入的预测。瑞信的预期业绩特别惨淡。与此同时,我们听说这家瑞士银行一直在裁撤伦敦投资银行部的初级员工(包括一些首年任职的分析师)。瑞信对置评请求没有予以回应。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4. 涉及挑战Tidjane Thiam信念的任何岗位 

如果你为瑞信效力,你需要与首席执行官Tidjane Thiam保持一致,此人似乎不喜欢有人质疑他的策略。《金融时报》就其它银行从亚洲撤离、分析师表示市场已经饱和之际Thiam却提出进军亚洲的建议提出了质疑。“没有迹象表明我们会做得不好,” Thiam草草地告知他们

5. 华尔街上某些日本银行的交易岗位

在今天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德银的银行分析师指出,华尔街上日本银行的在美外国银行业务(FBOs)杠杆水平明显过高。请参阅下图。

比如,大和证券(Daiwa)的在美业务杠杆达88倍,三菱证券(Mitsubishi)的杠杆为55倍。两家银行或许都需要在削减它们的部分在美资产和业务之后,才能在2018年提交参与美国的压力测试。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在美交易业务看来与这家法国银行的机构经纪业务及瑞信的在美机构经纪业务一样,也是需要裁减的对象。 

3333333333333

 6. 向伦敦市以外的欧洲客户推销产品的固定收益销售岗位

如果说英国退欧后有岗位可能会撤离伦敦的话,那就是涉及向欧盟客户销售欧元利率或信贷产品的固定收益销售岗位了。如果你正从事这些工作,你可能会感到害怕;你要么会被调至法兰克福外围、被德国的一名初级职员所取代,要么被客户关系管理算法方案所挤掉。

file0004 

7. 德银、高盛(Goldman Sachs)、花旗(Citi)或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股票资本市场岗位

你看到股票资本市场年初至今49%的同比跌幅时绝对不会没有一些反应吧?

 file0005

8. 法国巴黎银行在美的交易岗位

正如我们在第五点所指出的,法国巴黎银行在美交易业务的杠杆规模看起来已严重过度。德银的分析师怀疑,法国巴黎银行在美的企业及投资银行部没有能够收回它的资金成本。法国巴黎银行一直在美国招聘名流大腕,但这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这部分业务在有巨大杠杆的情况下都没有产生回报,它在削减杠杆的时候又如何能够做得到呢?

9. 欧洲的许多股票研究岗位

正如我们之前所指出的,在金融工具市场指令II的规范里,如果你是在为一家顶级银行的顶级团队效力,就职于欧洲的股票研究部门没什么问题。可如果你是在一家小公司担任不起眼的角色,你就有麻烦了。请参阅下面源自艾迪生投资研究及弗洛斯特咨询公司的图表。股票研究已经变成了僵尸部门,而且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

 666666666

10. 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

在仅仅得到Theresa May在其官邸发表的几句善言的情况下Mark Carney一直在与Jacob Rees-MoggDaniel Hannan这样的退欧僵尸抗争。Carney的幻彩眼纹全都成为了过眼烟云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