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金融科技公司为银行家带来更多职业机会

 

作者:Simon Mortlock

 

当亨利·阿尔斯拉尼安(Henri Arslanian)去年从香港银行业跳槽到金融科技业时,他并没有白手起家创立自己的公司,而是加盟了一家现有的初创企业。

随着许多金融科技公司在亚洲迅速发展,该地区对这个行业的投资在2016年达到了创纪录的45亿美元,是上一年的四倍之多,对于阿尔斯拉尼安这些想要脱离银行业的人而言,这意味着更多的职位空缺在等着他们。

在加入Aprivacy担任企业发展与战略合作伙伴负责人之前,阿尔斯拉尼安是瑞银机构经纪业务总监,他说:“我很享受在大型投资银行的工作,享受与客户的互动、压力、工作时间和刺激的事情。”Aprivacy是加拿大一家聚焦金融数据隐私的初创企业,在香港设有办事处。

那么,为什么要跳槽呢?阿尔斯拉尼安说:“作为一名银行家,我在香港金融科技圈也非常活跃。通过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的介绍,我与Aprivacy的创始人有过一次友好的会面。我当时就立刻明白,技术不仅会改变金融服务行业,还会改变任何类型的数字通信,我希望能参与其中,推动这种变革。”

亚洲大多数金融科技企业更倾向于聘请阿尔斯拉尼安这样的银行家,而不是去挖角银行的IT专业人员。驻新加坡的金融科技公司Findawealthmanager首席执行官、前瑞信私人银行家多米尼克·甘布尔(Dominic Gamble)说:“通常情况下,我也不会考虑银行的技术人员,因为他们往往太过于专注在传统银行业,而且不幸的是,其中的精英人才很少——如果是精英,他们会在更具活力的IT业、而非银行业工作。”

甘布尔称,今年“亚洲金融科技圈的招聘需求”非常大,他的公司正在寻找善于处理客户关系的银行家。“与客户打好关系在我的业务中占非常重要的地位。而且,市场上有很多对投资银行业或私人银行业工作梦想破灭的银行家。我们尤为关注项目经理级别的员工,他们训练有素,学养丰富,但也是对银行业最失望的群体。”

亚洲还在创造更多的后台金融科技工作。例如,曾任德银董事总经理的谭迈·夏尔马(Tanmai Sharma)目前正在为他的新加坡初创企业Mesitis Capital招募运营团队。他此前告诉我们:“我们需要有银行工作经验的运营人员,在新加坡找到这些人并不难,因为银行一直在将这些工种外包。”

新加坡金融科技公司Call Levels的联合创始人辛西娅·先达(Cynthia Siantar)表示,在新投资到位后,公司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增募人员。不过,虽然金融专业人才是理想的人才储备,但他们往往因为对薪资要求过高而错失机会,而该行业的股票期权才是薪酬中的关键。先达说:“对任何初创企业而言,高员工成本都可能是致命的,因为你需要足够的资金运营。”

向亚洲金融科技公司跳槽并不简单

在亚洲金融人才申请金融科技公司的职位时,钱并不是唯一的阻碍。甘布尔说:“有些候选人起初很热衷初创企业这个概念。穿牛仔裤、弹性工作、有活力的办公空间、较少的法律合规问题、以及没有庞大的组织架构等,这些简单的东西都是吸引他们的原因。”

他补充说:“但是,当面对现实时,他们与父母聊到这个话题,而父母不可能知道这些初创企业的名字,更别提公司的业务了。之后,他们就会出现规避风险的心态。金融科技业比银行业更具挑战性,责任更大但工作保障更少,这要么会吸引候选人,要么会阻碍候选人。”

Aprivacy的阿尔斯拉尼安表示,他现在每天都会在LinkedIn上看到一两条银行家考虑去初创企业的消息。“我的建议是,他们不应该只为了加入而加入。但是,如果他们认为这家公司会改变世界,那么他们就应该跳槽,因为人生苦短,机会不容错过。但是,虽然有很多初创企业很厉害,但不好的初创企业更多,你要做出明智地选择。”

他自己是在职业生涯中期才加入金融科技公司的。“当时我想,不希望自己50多岁时才后悔自己30岁时是不是应该冒这个险。所以,在我和妻子还没有孩子也没有巨额债务时,我决定冒这个险。不过有点儿讽刺意味的是,在我离开银行三周后,就得知妻子怀孕了。”

阿尔斯拉尼安建议道:“你不应该一直坐在那等着,你应该随时观察周围发生了什么,做好马上起身行动的准备。不幸的是,我仍然遇到过很多薪资很高的银行家,他们不关注、也不喜欢看到技术正在发生的变革,这种行为是非常危险的。”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