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vs硅谷:谁入错了行?

作者:昆廷•安格斯(Quentin Angus)

我本来是可以进硅谷的。我在美国一所顶尖大学读了计算机专业,同学当中大多数都进了创业公司。毕业六年,我今年27岁,是华尔街上一名量化分析师,但我开始严肃地认为,自己入错了行。

上个月我回旧金山呆了三天,这三天的经历让我确认了自己的看法。毫不夸张地说,在那儿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进了创业公司,和华尔街简直截然不同。在旧金山,每个人都在说谁又发财了、谁又在巴哈马群岛买了第二套房子、谁买了什么车、或谁彻底不用工作等等。这种事儿简直遍地都是。

具体来说,我们班在2010年毕业,我同学都赶上了Facebook上市后的估值热潮。大多数人在还没有上市的公司工作,所以股权增值带来的财富都到了风投和私募基金的口袋里,当然同时也分到了员工那里。银行和交易员基本上和这种事无缘。在硅谷,赚钱和花钱的都是20岁出头的员工。

于此同时,卖方金融机构正在苦苦挣扎。过去两年,我的年薪不足15.5万美元,我只能苦等华尔街重新回到所谓的好年头。当然了,好处也是有的:我在一家声名显赫的投行工作,很受尊敬,也积累起了丰富的金融机构知识,做的是现金销售和交易,衍生品销售和交易,复杂产品和一级经纪业务。只需动动手指,就能得到海量的数据和知识。

然而,虽然我很尊重我所在的机构,但在一个压力山大的城市做一份压力山大的工作、做个三年都没涨工资的初级量化员工,听上去真的没那么有趣。我开始有点厌倦了,特别是看着旧金山那边每个人的净资产都在成倍增长的时候。

事实是,我一早就知道进入金融业是个巨大的挑战,但没想到挑战竟会是这样。薪资低、离职率高、普遍的悲观情绪是我没想到的。在旧金山,那儿的健身房里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健身房外面停的是他们的玛莎拉蒂和法拉利。很明显,有人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此时此刻,这人看起来就是我。

昆廷•安格斯(Quentin Angus)是华尔街某大投行一名量化交易员的化名。

图片授权:Romain Drapri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