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离开对冲基金 转做理型顾问

 

作者:Thomas Zhang

这是我们“离开投资银行”系列访谈的第三篇,主角陈曦曾是华尔街上一位年轻的对冲基金交易员,但四、五年后,他选择离开华尔街,离开对冲基金,来到中国杭州,开设了一家个人理型顾问公司“垂衣”。我们采访了他,从华尔街的交易员日子一直聊到他现在的创业项目。

你当时是怎么找到这家华尔街对冲基金的工作的?你具体是交易什么的?

我找工作时运气不错。当时是2010年,美国经济还深陷在金融危机里,本来是比较难找金融工作的。不过好处是只要找到工作,就能比较顺利地拿到美国工作签证。我当时的这家公司是个英国公司,在华尔街上没什么名气,规模也不大。我只是刚好在校园里看到了他们的招聘广告, 就去试了一下,结果就拿到工作了。

我在那里是前台做交易的,主要交易股票相关的品种,也包括期权和一些衍生品。

你说这家对冲基金规模不大,那他们一共有多少人?你是唯一的中国人吗?

我这家基金人很少,大概十几个人,但我们管理的钱大概是20亿美元左右。我是那里唯一的华人,其他都是西方白人。美国人大概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有澳大利亚人、爱尔兰人、英国人、南非人等等。

听上去这个团队很国际化,不过你跟他们会有文化冲突吗?

绝对会有。不过在冲突之前,更多的是文化造成的壁垒。比如我们有时吃中饭时闲聊,我突然想说个什么事情,脑海里已经有故事思路了,但讲到一半,突然碰到一个词不知道,就讲不下去了。记得有天我们说到航海,我就想给大家讲讲郑和的故事,但太多词不知道怎么说,结果讲到一半就讲不下去了。

冲突也有,有些是和历史相关的。你也知道,我在中国学的历史和他们西方人学的不太一样,所以我对某些历史事件的看法也就跟我的同事不一样,那时候就会起冲突。

这样的壁垒和冲突会妨碍你和他们成为非常好的、能交心的朋友吗?

这倒不一定。我始终觉得华人和西方人还是可以成为真正的好朋友的,华人的身份本身不应该是个障碍。但你如果把华人这个身份放在一个特别位置上的话,会阻碍你做一些适当的调整,因为那时你会开始打小算盘,就是你有没有必要抛弃过去那么多的行为模式,去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是可以融入西方环境的,只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牺牲自己过去的社交属性。

而且,这跟你在国外待的时间长短肯定有关系,如果你出国时还很年轻,肯定会有帮助。我见过小学或者初中就去美国的中国人,在那里待了10到15年后,基本就是个老外了。

这种文化冲突是你离开华尔街,回到中国的原因吗?

其实不是。主要原因是我有点不太想在金融圈干了。去年年底的时候,我跟朋友随便聊天,看看离开对冲基金的话能做些什么,最后定到这个“垂衣”的概念上。我是去年年底辞职的,做完了两个月的交接期,在纽约跟家人一起过了春节,然后今年4月份就回来了。

我知道“垂衣”是个个人理型品牌,但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简单说来,我们是帮助人们搭配穿着的,特别是在高品位的休闲装方面。首先是因为客户人数更多,毕竟每个人都需要高品位的休闲装,特别是男士。他们很忙,不愿意花很多时间在买衣服上面,而且他们也没兴趣。所以他们比较容易去寻求外部的帮助和建议。我们帮他们选好要穿的衣服,然后快递给他们。

所以你的大多数客户都是男士?

我们是从男士休闲装开始的。一开始,我们定位在年轻白领身上,他们有一定的经济收入,但工作特别忙,是我们最理想的用户。后来,我们又发现有些青少年也可以成为我们的客户,因为他们的家长愿意在他们身上花钱,所以这些小孩子以后也能成为我们的潜在客户。

有一点,我们的客户不会局限在银行家这群人,因为金融圈的人多数时间要穿正装,而一个人是不需要很多套正装的,所以西装不是我们的主要产品。

你创业的资金来源是哪里?都是个人积蓄吗?

不全是。我在对冲基金工作一些年后,自己有些积蓄,完全能支持我的个人开销,然后我父母也给了我一些财务上的支持,所以我才能比较放手地去创业。

你现在完全离开金融圈了,能否评价一下这个行业?

其实我对做交易还是有感情的,如果有机会当交易员的话,我会建议每个人都去试一下,因为这个工作很有意思。

首先,交易相对来说是个公平的游戏,很象竞技体育。你坐下来,和别人掌握几乎一样的信息。谁能更好地利用这些信息,谁就能赢。这就是比谁更聪明。虽然有内幕交易存在,或者大家获得的信息不一样,但总体上,我觉得交易是公平的。而且因为在交易中,很多人都实打实地把自己的钱放进去,所以没有人会轻易放弃,都会全力以赴。这是个很刺激,但相对公平的游戏。

其次,在交易中,你所有的对手都是活生生的人。你是在和其他人竞争,不是和经济周期或者整个产业竞争。你得竭尽全力去思考你的对手会怎样利用已知信息,算计他下一步会怎么做。这非常象我们玩的电子游戏。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要钻一些规则上的漏洞,这绝对合法,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抓住的。你抓到了,你就赚钱,这很有意思。

当然了,交易也能帮助你在职业生涯刚开始没几年就赚到很多钱。这是积累个人财富的一种不错的方式。

如果交易这么有意思,你怎么不做了呢?

其实只是一开始才有趣。对我来说,如果这种事情干个十几年就无趣了。如果我到四十岁还在做这个,那我就没有成就感了。当然了,肯定有人会永远觉得这事儿有趣,也许他们觉得我以一己之力在跟一个非常大的经济体对抗,实在是了不起。但我个人觉得这么做没太大价值,因为没创造出什么实在的东西来。

那这一行有什么坏处呢?

有坏处的。第一,我个人觉得,金融圈的人,特别是偏前台的人,还是有点刻薄的。比如我住过的纽约,我觉得就比美国其它城市要刻薄得多。我感觉这个行业的人都很喜欢显摆,喜欢谈论一些高大上的东西,这点我不太喜欢。

第二个坏处就是,金融圈是个很容易越陷越窄的行业,时间做长了,你发现身边的朋友都是金融圈的,这会让我觉得有点无聊。所以我在纽约的时候,不太愿意周末还跟工作上的朋友一起玩,而是更愿意跟中学的朋友一起玩,因为中学的朋友有很多并不在做金融。跟他们在一起,更象是朋友之间的关系,不会轻易扯到工作。

那你建议现在的学生一毕业就进入对冲基金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要我来给建议,我不会反对毕业了去做金融,但我不建议第一份工作就去对冲基金,除非你是数学或工程专业的博士毕业。因为现在对冲基金对员工的很多要求,不是一个刚刚离开学校的毕业生能达到的。我那个时候有点特别,因为我碰到了一个特别好的老板,他很愿意教我,但显然不会每家公司都这样。

如果真的想进对冲基金,那我建议你想清楚想进什么样的对冲基金。比如,现在很多对冲基金走高频交易的路线,或者是算法交易,那你就要把IT、计算机、统计、数学这样的学科学好。至于金融,倒是不急,而且你放心,只要数学或者计算机学得好的话,金融绝对不是问题。

总体而言,数学和理科类的技能非常重要。经济学也比较重要,因为它能帮助你搞懂宏观经济。相比之下,金融确实可以往后放。

虽然离开了,你还是很关注这个行业吗?

其实没有了,我现在已经不做交易了,甚至连A股都不敢炒。这其实是我做过交易员以后一个非常大的感触,就是散户和职业玩家,完全是在玩两个游戏。我觉得,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时间,那就不要自己去炒股,更不要想着去做交易,散户真的没什么机会。因为第一,大家信息不一样,第二,关注的精力不一样,这决定了很多东西。

现在回国创业了,会怀念当时在纽约对冲基金的生活吗?

偶尔也会想念,但其实不是想念对冲基金,而是还挺怀念美国那个环境的。当时的生活比较惬意,周末去遛狗,跟朋友一起玩。现在这些都没了。我最近变得很宅,也不觉得有什么出去的必要,就算出去了,心里很多事也放不下,最后就感觉还是算了吧。

 

*转载eFinancialCareers的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版权所有,违者必究